專家:農村教育不能成城市教育附庸 犧牲素質課程

[] 周洪宇2015-12-08 01:00
0

不久前,國務院印發《關于進一步完善城鄉義務教育經費保障機制的通知》,出臺了慎重穩妥撤并鄉村學校等政策。筆者認為,我國農村教育盡管近年來進步明顯,但總體定位仍不明確。定位農村教育,最關鍵是要處理好其與城市教育之間的關系。

農村教育更是社會問題

在中國歷史上,城市教育與農村教育之間一直存在比較大的差異。跟當前的社會經濟發展狀況類似,中國社會各類型資源往往都向城市集中,最為明顯的是政治經濟中心北京和南京。在教育領域,集聚效應也較為明顯,歷朝政府大多在京城和府、州、縣的中心城市開辦官學,通過科舉制度組織大規模招考。盡管如此,由于以書院制度為代表的民間教育系統相對發達,能為官學做有效補充,農村教育問題并不突出。嵩陽書院、岳麓書院、白鹿洞書院等民間教育機構往往離府州縣中心城市有一定距離,建在城市邊緣甚至高山之上,可以覆蓋到一些偏遠鄉村。

近代以來,中國的城市化進程不斷加快,小農經濟受新生產方式沖擊而瓦解,人口往城市聚集的現象越來越突出,城鄉教育差距也越拉越大。在這一背景下,陶行知、黃炎培等民國教育家發起鄉村教育運動。陶行知提出,鄉村教育必須以農村生活為內容,它要求學生不能只會讀書,還要能適應社會、發現社會、改造社會。然而,這些教育家的努力抵不過整體社會的變遷。農村教育長期以來都是以星羅棋布的民間私學形式存在,現代化的沖擊加上民國期間戰亂頻仍,書院制度和民間私學開始走向凋敝。從這意義上來看,城鄉教育的失衡并非完全是城鄉二元結構管理體制出現造成的,也是千百年的歷史積弊。

農村教育不僅僅是個教育問題,更是個社會問題,不能“頭痛醫頭,腳痛醫腳”。若想實現農村與城鄉教育協調發展,我們需要在城鄉一體化進程中,對農村教育重新定位。首先要確保農村教育不能成為城市教育的附庸和補充,總的原則是——農村教育的總培養目標要符合現代社會的發展方向,但具體的課程設計可以參考農村特定的環境。

我國義務教育階段的課程共分國家、地方、學校三個層級進行管理。國家規定的課程由中央統一指定編寫。地方課程則是由地方各級教育主管部門以國家課程標準為基礎,根據地方經濟、政治、文化特點及其對人才的特殊要求,充分利用地方課程資源而開發、設計、實施,對國家課程構成有效補充。目前,國家課程已能覆蓋到絕大多數農村學校,但體現地方特色和學校特色的課程開得不多,無法照顧到學生的差異化需求。以湖北為例,在義務教育階段(有條件的地區可將試點范圍擴展到中職教育),各地可結合自身地理環境,開設特色課程。比如,恩施山高林密,地廣人稀,耕地多為酸性土壤,富含硒性元素,特別適宜種植土豆等經濟作物,可考慮開設相關種植課程。江漢平原水網密布,可以開展小龍蝦養殖、水稻種植的課程。

讓農村教師能安居樂業

要解決上述問題,首先要在增強農村地區學校的師資力量上下功夫。只有農村留得住老師,農村教育才發展得起來。很多剛畢業的年輕人不愿意留在農村當老師,主要是因為農村學校往往沒編制、收入低、居住條件差。我國現行的是2001年中小學教師編制標準,城市、縣鎮和農村分別規定小學生師比為19:1、21:1和23:1,初中生師比為13.5:1、16:1和 18:1。這一編制標準以壓縮編制和效率優先、城市優先為導向,與我國廣大農村地廣人稀、生源分散、交通不便、學校規模較小、成班率低,存在大量村小的實際情況嚴重相違。為此,政府應推行城鄉統一的中小學編制標準,適當向農村傾斜,適當放寬貧困、邊遠地區中小學教師的編制配置標準。

收入問題則需要中央和省級教育主管部門出臺有關政策積極解決,至于農村最偏遠地方還需要進一步推動“特崗計劃”。“特崗計劃”是農村義務教育階段學校教師特設崗位計劃的簡稱。該計劃通過公開招募高校畢業生到縣以下農村義務教育階段學校任教,逐步解決農村師資總量不足和結構不合理等問題。2005年,中央財政開始設立專項資金用于“特崗計劃”。過去十年間,“特崗計劃”累積公開招募50.2萬名高校畢業生到中西部“兩基”攻堅縣以下農村義務教育階段學校任教,覆蓋中西部22個省(區)的1000多個縣,3萬多所農村學校(村小、教學點)。該計劃總體進展不錯,但今后需要在實施過程中考慮到物價上漲因素,更加及時地調整資助金額。

“特崗計劃”的資助畢竟是以3年為一個周期。若想讓年輕大學畢業生在農村扎根,安居工程不可或缺。政府應在更大范圍內推行教師周轉房和安居房計劃。安居房所需土地應當由國家統一劃撥,按照統一施工標準。除此之外,還應做好農村教師的職后培訓工作,為他們提供更多前往城市頂尖學校和教育研究機構的交流機會,讓他們感受到進步空間。

防止城市學校成為收割機

在城鄉教育一體化的過程中,還有兩個問題須引起足夠重視。一方面是要避免一些農村學校——特別是高中,一味注重升學率的提高,犧牲素質教育,集中有限教育資源,拼時間大打“消耗戰”。近年來,一些地方出現了不少對學生進行軍事化管理的“高考工廠”,導致學生考分上去了,綜合素質卻下降了。對此,我們要為農村地區學校配備更多教學設備,確保這些學校物理化學課程的質量更高,音體美課程開得出,并在此基礎上逐步出臺適用于農村素質教育的硬性要求。

另一方面,我們要出臺政策,防止城市名校掠奪農村學校生源,避免城市教育成為收割機。現在很多城市名校爭相拿出優厚的教師待遇和良好的辦學條件,吸走農村地區不少優秀老師和學生。

(作者是全國人大代表、長江教育研究院院長、華中師范大學教授。本文由曲翔宇采訪整理。)

(環球時報)

正文已結束,您可以按alt+4進行評論

相關搜索:

[責任編輯:wyam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