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3歲女童因車禍截肢 “媽媽,等腿長出來我想跳芭蕾”

豫見騰訊大豫網2018-05-21 12:59
在鄭州經二路與緯二路交叉口坐落著一棟6層樓,白色的外墻藍色的玻璃窗,標準的老式建筑和裝修,看起來沒什么特別的,卻有著一項不普通的業務。這里是河南省康復輔具技術中心,在老一輩鄭州人的口中,這里叫做“假肢廠”,主要的業務就是為殘疾人安裝假肢并做康復。每年5月的第3個周日是全國助殘日,我們到這里進行了探訪。
圖片
她叫笑笑,來中心雖然才20多天,但已經能戴著假肢做單腿站立了。笑笑今年3歲,去年11月,因為車禍失去了一條腿。“家里親戚晚上抱著她過馬路,被車撞了,親戚去世了,笑笑救了回來,但是右腿截肢了。”說起這些,笑笑的媽媽很平靜,看女兒開心地笑著蹣跚著,她說自己沒理由苦著臉。
圖片
在這里,像笑笑這樣的人很多,從笑笑這么小的孩子到70、80歲的老人都有。他們因為各種原因失去了身體的一部分,一夜之間從“好好的一個人”變成了殘疾人。而康復輔具技術中心,成了寄托他們“新生”希望的地方。在這里,患者們根據自己的身體情況定做假肢,再經過一段時間的康復訓練,努力回歸正常人的生活。
圖片
笑笑是中心現在的患者里年紀最小的一個。也因為年紀小身體夠靈活,雖然到中心來才20多天,但是她已經能戴著假肢獨立行走了,而其他人一般都要2個月。不像別的小姑娘一樣靦腆,笑笑人如其名,見誰都笑瞇瞇的。她最喜歡跟帶她康復的老師玩兒,看老師做各種各樣的動作跟著學。她會練習單腿站立,因為“長大后想跳芭蕾舞”。
圖片
在康復室訓練時,笑笑走路的姿勢似乎跟其他患者不一樣,她走路總是要跺著腳。每跺一下,就會聽到一個聲響,而這聲響是笑笑的鞋子發出來的。原來這雙鞋子里藏著媽媽的“小心機”,康復的過程其實很枯燥,每天都是來回走路,大人還會沒耐心,別說小孩子了。為了讓笑笑好好練習走路不偷懶,所以爸爸專門給她買的這樣走路會響的鞋子,“還有一雙走路會亮的換著穿。”媽媽說。
圖片
這雙鞋子笑笑特別喜歡,當寶貝一樣“呵護”著。走了太久,鞋子總是會蹭臟,笑笑只要看到鞋子臟了就找媽媽要濕巾,把鞋子上弄臟的地方仔仔細細擦干凈。媽媽說,笑笑在家的時候看姐姐穿著芭蕾舞鞋跳舞,她也穿上姐姐的舞鞋一起跳,大概在她的心里,穿好鞋子才能跳好舞吧。
圖片
“你看我的粉裙子好看嗎?我爸爸給我買的。”笑笑見人就會“炫耀”一番她的新裙子,穿著小紗裙,她說自己像公主一樣,“等我腿長出來了,我要穿著這個裙子轉圈。”因為怕笑笑傷心,媽媽告訴笑笑她的腿以后還會長出來。
圖片
圖片
康復的過程看似枯燥,但對笑笑來說,康復室就像她的樂園,“爬山”、“下坡”、“走石子路”,每個區域都是笑笑的探險。雖然媽媽說笑笑偶爾會鬧脾氣不好好訓練,但是老師拿個玩具逗逗她,給個零食也就哄著她繼續鍛煉了。
圖片
這樣的康復訓練每天都在重復,但是有媽媽和老師的陪伴,笑笑練習的很認真。
圖片
在康復中心對面就是河南省實驗小學,下午五點,伴著一陣鈴響,學校的寧靜消失了,變成了很久不斷絕的喧囂,即使在康復室里,也能聽得到外面的熱鬧。如果不是因為車禍,笑笑今年就該上幼兒園了,而現在,媽媽打算等明年再讓她上學,“今年好好練練走路。”
圖片
在康復輔具技術中心這棟樓里,其實除了患者康復,還有很大的一部分業務是假肢的制作。在這里,制作假肢的測量、制作、安裝、康復所有環節都包括了。而假肢的制作過程,其實也很復雜。
圖片
患者經過醫生的診斷后會決定應該佩戴怎樣的假肢,然后就要進入測量取型的階段。假肢制作師先給患者穿上一層硅膠套,這個硅膠套在今后佩戴假肢的時候也要穿著,防止假肢和皮膚直接接觸造成不適,給患者穿上后再用石膏繃帶將殘肢部分纏繞起來,從而得到患者殘肢模型,這叫做陰型。
圖片
得到陰型之后,假肢制作師會用石膏在根據陰型做出來一個仿照患者殘肢的模型,這叫做陽型。得到陽型后,還要根據肌肉、骨骼等線條進行仔細打磨,力求和患者的殘肢一模一樣。陽型就可以看做是患者的殘肢部分,之后制作假肢的時候就可以按照這個尺寸去制作。
圖片
根據陽型,就可以開始制作接受腔,接受腔就是套在患者殘肢上的那個部分。接受腔下面連接的就是假肢。而在組裝假肢的各個部分時,要求相當精準,需要在工作臺上進行對線,對線的目的是為了保證假肢能最大程度還原腿的運動狀態。對線包括確定假肢高度;確定關節高度;確定接受腔的角度(屈曲、內收、旋轉);確定接受腔相對關節、假腳的內外位置關系;確定接受腔相對關節、假腳的前后位置關系;確定接受腔相對關節、假腳的旋轉角度關系;確定假腳外旋角度。
圖片
假肢組裝對線完成后,會讓患者進行試樣,對假肢進行接受腔檢查、靜態對線檢查和動態功能檢查,對不適合的地方進行修改,最大程度地滿足患者的功能需求。
圖片
經過這些過程后,一副假肢才算制作完成。據了解,僅僅省康復輔具技術中心,每年服務的殘疾人至少也有上千人。相比過去,現在殘疾人對于假肢的接受程度已經遠超以前,很多人將截肢后安裝假肢看做是一次“重生”。
圖片
下午5點,康復中心康復室即將關門,但還有很多患者在努力鍛煉著,他們希望能借助假肢早一點回歸正常生活,除了生理上,還有心理上。“不希望大家歧視殘疾人”、“希望社會上多一些方便殘疾人的公共設施,給殘疾人一些關愛”幾乎是他們每個人的心愿。
正文已結束,您可以按alt+4進行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