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3點的鄭州街頭 這些人讓你看了心頭一酸

豫見騰訊大豫網2018-08-23 19:56
圖片
凌晨3點的鄭州街頭 這些人讓你看了心頭一酸萬盞街燈,點亮夜空。深夜十分的鄭州街頭,并不像我們想象的那般萬籟俱寂、陷入沉睡。被城市燈火點亮的街道,轉過一個街角,走入一條小道,或許都能偶遇不同的故事。他們晝伏夜出,和絕大多數人相反,當我們結束白日里的忙碌時,他們的一天才剛剛開始…… (來自:大豫網豫見)
圖片
凌晨3點的鄭州街頭 這些人讓你看了心頭一酸老楊,周口商水縣人,今年50歲有余。沒有學歷文憑的加持,老楊和伙計們只能靠干苦力活養家糊口。從晚上10點到清晨6點,老楊的活兒都在深更半夜,披星戴月已是常態。 (來自:大豫網豫見)
圖片
凌晨3點的鄭州街頭 這些人讓你看了心頭一酸面對生活的貧苦,老楊總是面帶笑靨,從未妥協退讓。他佝僂著脊背,赤腳踩地,旁若無物的繼續作業。沒有人會介意他的衣冠不整,黑夜是最包容的。 (來自:大豫網豫見)
圖片
凌晨3點的鄭州街頭 這些人讓你看了心頭一酸棉紡路上,呂師傅的西瓜生意還在繼續。今年53歲的呂師傅,是開封祥符區范村鄉的老農,家里主要靠他賣西瓜、賣紅薯維持生計。 (來自:大豫網豫見)
圖片
凌晨3點的鄭州街頭 這些人讓你看了心頭一酸下午3點,呂師傅和老伴兒裝載一車西瓜,從老家趕往鄭州。原本1個半小時的車程,老兩口開著手扶拖拉機,足足花了5個半小時才走完。“ 躲過市區交通民警的查獲,還要提防城管的“圍剿”。白天,瓜農們只能在背街藏著,晚上才敢在街頭出沒。 為了能多賣幾斤瓜,呂師傅通常會堅守到后半夜。“來一趟鄭州不容易,賣不完就不走。” (來自:大豫網豫見)
圖片
凌晨3點的鄭州街頭 這些人讓你看了心頭一酸前些年,呂師傅為兒子在縣城購置了一套婚房,而今每月數千元的房貸是他每日營生的動力。“賣完這一車瓜,這個月的房貸便有著落了。”最近,呂師傅還學會了微信收款,移動支付取代了你來我往的貨幣交易。 (來自:大豫網豫見)
圖片
凌晨3點的鄭州街頭 這些人讓你看了心頭一酸車站打著綠色“空車”燈牌的的哥們,百無聊賴地等候著下一班進站列車。“興許會有乘客愿意搭乘我的出租,也好多賺一點夜班費。” (來自:大豫網豫見)
圖片
凌晨3點的鄭州街頭 這些人讓你看了心頭一酸凌晨3:00,和鄭州這座城市的黑夜打交道。成年人的日子里,勞碌奔波常在,隱忍委屈從未缺席。 (來自:大豫網豫見)
圖片
凌晨3點的鄭州街頭 這些人讓你看了心頭一酸潛伏在角落里的代駕司機,夜晚對于他們來說是工作的最佳時刻。 (來自:大豫網豫見)
圖片
凌晨3點的鄭州街頭 這些人讓你看了心頭一酸延陵街對面,摩的師傅徘徊在街頭。或許因為等不來生意,泛起了困意。 (來自:大豫網豫見)
圖片
凌晨3點的鄭州街頭 這些人讓你看了心頭一酸晝伏夜出,凌晨的鄭州什么模樣?恐怕沒有人比他們更清楚。小吳,今年24歲,是西安往返鄭州班次的火車司機。凌晨剛剛抵達鄭州火車站,在酒店短暫休息后,他便要啟程返回西安。 (來自:大豫網豫見)
圖片
凌晨3點的鄭州街頭 這些人讓你看了心頭一酸翁警官,年僅22歲,是鄭州交巡警三大隊的執勤民警。從晚上8:00到次日早晨8:00,整整12個小時,他和同事2人輪崗,在二馬路興隆街路口執勤。 (來自:大豫網豫見)
圖片
凌晨3點的鄭州街頭 這些人讓你看了心頭一酸生而為人,總是被各種壓力裹挾著。沒有誰比誰容易,每一個努力生活的靈魂,都值得被肯定。 (來自:大豫網豫見)
正文已結束,您可以按alt+4進行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