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3點的鄭州 圖中的孤獨感觸動你的心靈

豫見騰訊大豫網2018-11-28 10:39
凌晨3點的鄭州 圖中的孤獨感觸動你的心靈

凌晨3點的鄭州,總是能夠描摹出一批活靈活現的眾生相。夜幕拉開,舞臺轉換。睡去的人已深寐,沒睡的,故事才剛剛開始。而這些故事,就發生在醫院的樓道里,發生在24小時營業的速食店,發生在每一幢高樓里,每一戶亮燈的房間里......

凌晨3點的鄭州 圖中的孤獨感觸動你的心靈

你見過凌晨3點的醫院嗎?這里是號稱“亞洲最大醫院”的鄭大一附院。

凌晨3點的鄭州 圖中的孤獨感觸動你的心靈

凌晨,醫院的走廊、樓道、電梯間睡滿了陪護家屬,他們蜷縮著身體,睡在臨時“搭建”的地鋪上,赤裸的雙腳踏在冰冷的地板上,顯得局促而窘迫。

凌晨3點的鄭州 圖中的孤獨感觸動你的心靈

盡管初冬寒涼,席地陰冷,但他們知道自己是走不開的。每間隔幾小時需送水遞食,醫生護士也可能隨時召喚。

凌晨3點的鄭州 圖中的孤獨感觸動你的心靈

“無妨。能隨時知道病況,在親人需要我們的時候及時照顧,沒有比這更重要的。”彼時,任師傅踱步在1號病房樓的樓梯間,局促難安。

凌晨3點的鄭州 圖中的孤獨感觸動你的心靈

任師傅,今年34歲,駐馬店泌陽人,家中獨子。而立之年,還未成家,贍養父母的重擔全部落在他一人肩頭。掙錢,當務之急。村里下洞打井的活兒,又臟又累,甚至還可能面臨井崩和井底毒氣的危險,幾乎沒人愿意干,但任師傅甘心情愿:“收入可觀,再苦也沒所謂。父母都是50多歲的人了,以后需要用錢的時候還會很多。”

凌晨3點的鄭州 圖中的孤獨感觸動你的心靈

任師傅重新坐回樓梯間。他不敢合眼,刷手機提神:“醫生可能一會兒還要叫我。”陪護是一場持久戰,10平方米左右的家屬休息區,鋪滿了被褥枕蓋,窗臺冷椅上擺放著生活用品,一應俱全。

凌晨3點的鄭州 圖中的孤獨感觸動你的心靈

白天,他們隔著玻璃打探病情;夜晚,他們席地而臥咫尺相伴。

凌晨3點的鄭州 圖中的孤獨感觸動你的心靈

張叔,今年51歲,原是鄭州棉紡廠職工。凌晨,他正在醫院19層樓的腎移植病區執勤巡邏。他的任務主要是維護病區治安,排查安全隱患,防偷防竊。晚7點到次日早7點,整整12小時,只張叔一人值崗。累了,就靠在椅子上瞇一會兒,僅僅如此,披星戴月已是常態。

凌晨3點的鄭州 圖中的孤獨感觸動你的心靈

“沒有假期,全年無休,春節也不例外。即使有特殊情況,也只能和同事調班。”張叔說,這樣的晚班工作,張叔已經干了4年。每月工資2400塊,沒有獎金和加班費,更沒有額外的福利加持。

凌晨3點的鄭州 圖中的孤獨感觸動你的心靈

“其實原本執勤是8小時三班兒倒的,去年裁員就剩下兩波兒人。雖然工作時間延長了,但工資也漲了。對我來說,8小時和12小時也沒差。”張叔打了個哈欠,再次起身巡邏。

凌晨3點的鄭州 圖中的孤獨感觸動你的心靈

二七廣場上,24小時營業的麥當勞,是城市的深夜食堂,喂飽饑腸轆轆的人們;這里也是城市的避難所,讓無家可歸的流浪者得以短暫的落腳休憩。

凌晨3點的鄭州 圖中的孤獨感觸動你的心靈

“每天工作12個小時,工資日結,每月能賺個兩三千塊,勉強糊口。”陳師傅神色頹喪、言辭寡淡,“孑然一身,無牽無掛。”“白天干活掙錢,晚上四處為家。”陳師傅這樣總結自己的生存狀態。

凌晨3點的鄭州 圖中的孤獨感觸動你的心靈

沒有固定的住所,也未曾攜帶任何洗漱日用,甚至沒有一件可供換洗的衣物。“臟了就到河邊洗洗,衣服擰干就能穿。”“家中沒有父母妻小嗎?”我們不禁問道。“兒子......原來有,后來......也不在了。”提及往事,陳師傅黯然失色。但關于細節,他卻不愿透露更多:“很久以前的事兒了,不提也罷。”

凌晨3點的鄭州 圖中的孤獨感觸動你的心靈

城市越大,藏于深夜的孤獨感越強。我們也曾在無數個夜晚游蕩街巷,看到凌晨更加隱秘的柔情和更加孤苦的個體。人來人往的鼎沸開場與喧闔落幕的凌晨午夜,共同勾勒出城市角落里煙火飛揚的浮世繪。

正文已結束,您可以按alt+4進行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