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第一梯隊的西安、武漢 鄭州的短板在哪兒?

國內資訊2020-06-01 10:46

2020城市商業魅力排行榜發布,鄭州在新一線城市中排名第9,超越長沙,位于南京之后

河南商報首席記者楊桂芳

新一線城市排名,鄭州再進一步。

近日,第一財經·新一線城市研究所發布《2020城市商業魅力排行榜》,在這份排行榜中,鄭州超越長沙,在新一線城市中排名第九,位于南京之后。

同時,報告還認為,鄭州從樞紐城市轉向綜合型區域中心城市,實現了從單一維度強勢到多足發展的進步與轉變。

最近三年,鄭州和長沙膠著爭奪前十

近幾年,鄭州的排名有何變化?

在2016年之前,鄭州并未進入新一線城市名單。2017年,鄭州成為一匹黑馬,在15個新一線城市排名中居第12位。2018年,鄭州排名進入第9位,位于南京之后、長沙之前。而到了2019年,鄭州排名倒退一名,居第10位,位于長沙之后。今年,鄭州與長沙的座次爭奪中,鄭州重新回到第九的位置,反超長沙。

在第一財經發布的報告中,將新一線城市分為三個梯隊,每個梯隊都有五個城市。今年的第一梯隊是成都、杭州、重慶、武漢和西安。第二梯隊城市包括蘇州、天津、南京、長沙和鄭州。

榜單認為,第一梯隊城市的綜合實力強勁,并在一到兩個一級維度上表現尤其突出:成都的生活方式多樣性極高,杭州依靠創新氛圍領銜未來可塑性,西安今年首次成為城市樞紐性最高的新一線城市。

今年新晉的新一線城市是合肥與佛山。它們的出現也讓寧波和去年嶄露頭角的昆明被擠到二線城市。

鄭州在未來可塑性維度上強于長沙

從數據出發,能觀察到長沙消費潛能在近兩年的釋放——大品牌青睞指數在去年連升8位后又升3位,長沙已成為近期品牌商深入中部地區實施商業布局時的重要陣地。不過,以創新氛圍指數和城市規模與增長為代表的所有未來可塑性細分維度上,長沙表現均不敵鄭州。

這份榜單中,新一線城市研究所著重表述了第二梯隊的優勢。蘇州、天津、南京、長沙和鄭州五個城市都是重要的商業城市和區域中心城市,底子厚,也沒有明顯的短板,在某些維度上還有先天優勢——比如交通樞紐性之于長沙與鄭州,優質本土企業數量之于天津。

河南商報記者了解到,機場方面,2017年鄭州機場客、貨運量在中部機場首次實現“雙第一”。2018年,鄭州機場完成旅客吞吐量增速在全國2000萬級以上前22個大型機場中排名第一。一年凈增的客運量全國行業排名由第13位升至12位,貨運規模繼續穩居全國第7位,客貨運規模繼續保持中部地區“雙第一”。2019年新鄭機場客貨吞吐量依然保持中部“雙第一”的優勢。

高鐵經濟也為鄭州帶來了系列商務、經貿合作優勢,使鄭州成為世界500強、國內500強重點進駐城市。從2010年鄭西高鐵開通至今,河南“米”字形高鐵已經開通運營京廣、鄭徐、鄭渝、鄭阜、商合杭高鐵,“大米”的兩筆——太焦鐵路、鄭濟鐵路鄭濮(陽)段,將于今明兩年相繼開通,被專家譽為鄭州進入了“后米字時代”。

鄭州的城市人活躍度指數上升8位

榜單認為,第一和第二梯隊的新一線城市中,有些城市占據了極佳的交通樞紐性區位,比如長沙、鄭州、西安。大面積腹地與人口體量的輻射足以支撐起一個較大型的城市,一方面它們是連接其他地區的紐帶和通道,是整合地區內部產業的樞紐城市,另一方面也是外部商業資源入駐該地區的落腳點。

“想要突破梯隊壁壘,不僅需要立足比較優勢,加強產業與人氣雙向引流的閉環,滿足城市人多樣化的需求,更需要克服硬傷,補上短板。”第一財經認為,近三年鄭州總排名位次變動不大,穩定在新一線的第二梯隊。作為中原城市群的中心城市,城市樞紐性一直是鄭州的拉分項。今年,鄭州的城市人活躍度指數有了較大跨度的進步,上升8位,進入新一線城市前十。

“從樞紐城市轉向綜合型區域中心城市,鄭州實現了從單一維度強勢到多足發展的進步與轉變。”第一財經在解讀榜單時稱。

商業資源集聚度拉低了鄭州的綜合排名

據悉,此次排名收集了170個主流消費品牌的商業門店數據和18家各領域頭部互聯網公司的用戶行為數據和數據機構的城市大數據,按照商業資源集聚度、城市樞紐性、城市人活躍度、生活方式多樣性和未來可塑性五大維度指數來評估中國內地337個地級及以上城市。

對于鄭州來說,在城市樞紐性排名中位居第8;在城市人活躍度維度上位于第9;在生活方式多樣性上位于第9;在未來可塑性方面位于第10。

然而,鄭州在商業資源集聚度上卻未能挺進前10名。有本土商業研究者認為,鄭州的商業資源集聚度拉低了鄭州的綜合排名。從目前鄭州商業發展來看,丹尼斯、新田、正弘等本土商業發展向好,外來商業品牌上,萬象城、萬達等系列商業作品在鄭發展穩定。

不過,鄭州缺乏像太古里、恒隆等知名的商業進駐,需要用外來巨頭刺激和推動鄭州商業向一線城市看齊。

另外,從最貼近市民生活的便利店來說,711、羅森、全家等品牌目前均未在鄭州呈現。711去年確定布局鄭州,但和布局長沙對比來看,711已經在長沙早鄭州一步開業。這也說明,鄭州商業在吸引巨頭上需要再進一步。

鄰居城市武漢、西安優勢在哪

在這份排名中,一個讓大家關注的問題是,鄭州在新一線城市排名中,何時可與鄰居城市武漢、西安爭奪位次?新一線城市研究所在解釋榜單排名時提到了武漢和西安的優勢。

武漢在商業資源集聚度方面,排名開始回升,排名第五。

但城市間的人才競爭越來越激烈,在本科高校生源質量指數位于全國前三的前提下,武漢以優秀初創公司與本土公司為代表的創業氛圍指數未進全國前十,未來可塑性下降了三位。再疊加今年疫情的影響,如何進一步促進人才留存、將人才資源轉化為創業創新活力源泉,是武漢將要面臨的嚴峻問題。

西安近兩年表現搶眼,總排名已連升三位,進入新一線城市前五,在新一線城市第一梯隊中站穩了腳跟。

西安抓住了商業資源區域中心度極高的先天優勢,以商業核心指數、大品牌青睞指數為代表的商業資源集聚度細分維度在去年的高位上仍有提升,排名第4。

除了在城市樞紐性這一先天優勢的維度上維持了自身優勢,西安在其余四個維度也都位于全國前十左右,發展均衡。

正文已結束,您可以按alt+4進行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