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中原|土地嶺“石”話

國內資訊2020-06-12 08:34

行走中原|土地嶺“石”話

□吳元成

尋訪一處風景,可以有很多的路徑;走進一個村落,卻需要穿越千百年的時光。能夠沉淀和呈現的,一定是內心深處的鄉愁和傳統之上的嬗變。

在黃土地上耕作,在石板路上走動,在石板屋下生息。他們就是土地嶺人,用石頭書寫了一段不朽的傳奇。

◎通岳觀

從淅川縣岵山下的獅子崗碼頭坐汽車輪渡過丹江,舍舟登岸之后,再往豫鄂界方向南行10余公里,就走進了河南省淅川縣盛灣鎮土地嶺村,2014年,它入選了第三批中國傳統村落。

村口的3間石板屋,石板為墻,石板作瓦,古樸別致。這是土地嶺村的標志性民居建筑。盛灣鎮副鎮長、駐土地嶺村第一書記萬叢說,像這樣的房舍,在土地嶺村超過1500間。石板屋前的文化廣場上,一棵國槐虬枝新葉,有合抱粗,像娓娓言笑的老者,雖然龍鐘,卻很精神。樹腰上系著的古樹名木牌標明,這棵國槐樹齡超過230年,230年前,當在清朝乾隆年間。

比這棵國槐還年長的,是國槐東邊30米的通岳觀。相傳它始建于明嘉靖年間,高大的山門飛檐翹角,青石制作匾額上鐫刻著三個遒勁有力的大字:“通岳觀”。上款寫“歲次丁卯季秋月立”,無下款。石匾上方還懸掛著一塊“玉虛紫館”木匾,未見年款。

通岳觀的“岳”,是指有“太岳”之稱的武當山。明成祖朱棣經“靖難之役”上位,發愿大修武當,建了33處宮觀,令武當成了道教名山。嘉靖三十一年(1552年),晚年的明世宗朱厚熜也崇奉道教,封武當山為“治世玄岳”,命工部侍郎陸杰率人重修武當山宮觀。

盛灣鎮境內多青石古道、黃泥土路,都是豫西人朝武當、拜祖師必經之路。今盛灣鎮中心學校旁邊,還有朱棣朝武當駐蹕的行宮遺址,鄉人俗稱行宮角。也因此才會在距豫鄂界一步之遙、距武當山不足百公里的土地嶺村建通岳觀。

關于通岳觀始建由來,還有另一個說法。相傳通岳觀前身是建自北宋末年的土地廟,這也是土地嶺村得名之因。

朝代更替之際,生靈涂炭之時,黎民百姓有土地才可存活,常把美好愿景寄托在土地爺身上。今天的土地嶺人明白,從土地爺到真武大帝,都不能護佑一方安康富足。辛勤勞作,才是致富之本。

走進通岳觀,前后三座大殿是近年修繕,尚有畫匠正收拾顏料,要為主殿供奉的玄天真武大帝和瓊霄、玉霄、碧霄娘娘重塑金身。通岳觀后院現為土地嶺小學的校園,一棵古銀杏樹華蓋亭亭,有二三百年樹齡,遮蔽著大半校園。

觀內古物多不可見,前院靠墻所立一碑,是清道光二十一年的《重修戲樓碑記》,像是從別處挪移過來的。果然,67歲的村民胡俊奇說,戲樓遺址在觀外的國槐對面四五十米處。

第二進院落的大殿墻上鑲嵌著的兩塊石碑,頗具文物價值。一是《奉官斷入通岳觀香火地畝碑記》,清嘉慶十年(1805年)所立。碑文記載,因河勢北移,出現河灘地40.4畝,村民盧、郭兩家引發紛爭,并“屢控不休”,經淅川縣太爺裁判,劃為通岳觀香火地。縣官雖然是和事佬,但無形中也讓道士們衣食無憂。一是《土地嶺通岳觀清規序》碑,羅列道士應當遵循的12條清規戒律。碑文按條分行鐫刻,文俗意通,如家常語:“出家學道須卻去凡心不可半途而廢、神前降香須心一神凝不可視為故事、每逢朔望須早晚課誦不可紊亂拜謁、黎明黃昏須開靜止靜不可任意出入、出家道眾須按其法派不可以少凌長、道眾執事須各盡其職不可推諉懶惰、道眾出門或辦理事故不可延遲晚歸、座有鄉(香)客須安靜伺候不可任意喧嘩、有志學道須靜以養心不可貪杯縱欲、出家之人當自顧體統不可擲骨(骰)賭博”等,唯落款漫漶難辨。

隔日二訪土地嶺,在通岳觀附近村民房屋旁邊,我們又發現了多塊用來鋪設臺階的石條,上刻“神通凈域經千卷”、“笈遺荒山土一丘”及“紫誥承恩寵膺一命”、“沒后深藏石室中”等文字,當是通岳觀門柱楹聯。

◎高眉寨

土地嶺村周圍,多崇山峻嶺。跑馬嶺海拔1086米,為淅川最高峰。四峰山主峰海拔1084米,為淅川第二高峰。四峰山因形得名,清咸豐十年(1860年),淅川直隸廳廳長徐光第修編的《淅川廳志》記載:“城(指淅川老縣城)南四十里,峰頭四出,屹然如削。”土地嶺村周邊高峻山峰還有岵山、泰山、歪脖山等。岵山在丹江對岸,屈原曾登臨憑吊秦楚丹陽之戰八萬死難將士,作《國殤》。

盛灣鎮中心學校校長姚鵬程念了首民謠:“刮岵山,淹泰山,四峰山上掛青綿,歪脖山上行渡船。”老百姓夸張地想象,如發大洪水,四峰山之外的其他三座山都將被淹沒。

這首民謠沒提到位于土地嶺村境內、與歪脖山對峙的高眉寨。它海拔高度雖然只有864米,卻大有故事。

高是高彪,眉是眉虎。高彪先上山,眉虎后落草,二人情同兄弟,嘯聚一處,殺富濟貧。久而久之,人們只記得高眉寨,忘了它最初的名字——刀切山。

站在高眉寨下仰望,果然是山如刀削,峰如劍劈。密林蔽日,山花爛漫,上山路難尋蹤跡。一行人也只能披荊斬棘,攀爬向前。

傳說宋朝時期,湖北京山縣人高彪,愛打抱不平,一次路遇一員外的公子強搶民女,出手相救,失手將公子打死。官府四處抓捕高彪。高彪率手下百余人到此落草自保。時隔一年,高彪故交眉虎因和地方官員結怨,也帶親朋好友50余人上山入伙。為抵抗官府圍剿,高眉率部就地取材,在山頂用石板筑起高5—10米、寬2米、周長2000米的石寨墻,在寨內建起100多座大大小小的石板房。

古寨保存基本完好,有東西南北四座寨門。我們從東寨門入寨,穿行于林莽和石屋之間,經南寨門到西寨門,再由北寨門折返,只見寨墻上箭垛林立,槍眼密布。寨下是萬丈深淵,山風吹來,令人搖搖欲墜。

抗戰后期,這里曾是國民黨某部駐扎地。在寨內行走,不時見到石磨、石臼諸物,當系軍民磨面碎糧之用。寨中心有一座高大戲臺,石墻齊整,石桌、石凳俱在,當初在上面演過抗日劇目。當地人說,抗戰快結束時,高眉寨上的國軍放了一炮,對面歪脖山上的小日本就投降了。

聽起來很夸張,卻是事實。1945年初,侵華日軍作困獸之斗,欲通過豫西,打通陜南、川北,威逼重慶。我軍民奮起抵抗,至當年8月,日軍投降。

看山跑死馬,高眉寨上山下山,用了4個多小時。下山途中,路遇幾處荒廢礦坑,看見多塊方形大石,或幾噸,或幾十噸,上面有被膨脹劑爆裂的白痕,這些全是墨玉原石。早年曾有南召人在此開采墨玉,后淅川成為南水北調中線工程重要水源地,墨玉開采被叫停。

高眉古寨、天池溶洞、墨玉礦藏,令人感嘆此地物產的豐饒,自然與人文景觀的豐富。

◎胡家臺·英雄渠

土地嶺村有24個村民小組,胡家臺是其中之一,是非常典型的石板村落。它也是個文風甚盛之地,清代多秀才,當下多大學生。

胡家臺村口,胡金亮的農家樂獨占好山水。門前青山逶迤蒼茫,院外黃水河奔流歡唱。沿石板小路漫步小村,家家戶戶的石板屋鱗次櫛比,錯落有致。隨意走進任一院落,白發垂髫皆怡然自樂。

胡豐先家的石板屋“修舊如舊”,還是石板墻、石板瓦。胡豐先的愛人楊西玲從后坡菜地下來,提著一籃青菜。58歲的她快人快語,見人不生分,熱情地邀我們到家喝茶。楊西玲說,胡家臺的人大多姓胡,都是滿族人,好像是乾隆十四年(1749年)從湖北大冶縣遷來的,老祖先叫胡華啟,有家譜為證。她進東屋找,卻空手出來,朝西屋喊了一聲閨女。

在大連民族大學讀大二、因疫情在家的女兒在屋里應了一聲:“家譜被胡✕✕帶到南陽了。”

我隔門問:“那家譜你見到過?”

她答:“我參考家譜還寫過一篇論文哩。”她說,手機里原來保存過文檔,前段不小心刪了。

楊西玲見我們有點兒失落,馬上說:“不打緊,我屋里還有寶貝,是這次修房子從墻洞里扒出來的。”轉眼間,她抱出一卷東西,一層層打開,竟然是自乾隆十四年至新中國土改時的七八件文書原件,有的很殘破,也被裱糊了,內容多是胡家祖上的土地、宅基地買賣契約,也有兄弟分家見證文書,除了乾隆年間的,還有道光、咸豐、光緒年間的,多是固定格式,都蓋有官府印信,見證人、當事人也有畫押。年代最近的是土改時淅川縣人民政府頒給楊西玲家的土地證、房產證。

盛放這些東西的,是一個泥巴封口的粗瓷罐,楊西玲拿出罐子,罐口還有殘余的泥巴。粗瓷罐里的文書原件,傳承的不僅是胡家的家史,還彰顯著守信用、講規矩的契約精神。

明末清初,戰亂頻仍,此地荒無人煙,胡姓人家自湖北大冶縣逃水荒,見這里山清水秀,適宜居住,便在此地取石頭、石板建房起屋,繁衍生息。后又有一戶李姓人家自山西遷居到此,也用石板砌墻、石板繕房、石板鋪路、石板壘垱,還建起了石板樓門、石板院墻。三百余年來,這些石板屋、石板院落仍然保存完好,成為遠近聞名的“石板村”。不僅如此,附近的多個村民小組也有許多石板屋留存。

胡家臺還有一條人工水渠英雄渠。追尋英雄渠之“源”,要從胡家臺的石板路向上攀登。沿途所見,一層層、一塊塊的薄石板,就像是無言的書卷,記錄著人世滄桑。就連地邊的垱子,也是石板所砌。

村民李清豪正在坡地上種花生,74歲的他腰板硬朗,說話嗡嗡的,中氣十足。聽說我們要看英雄渠,掂著鋤頭過來,領著我們往上走了幾分鐘,一條大渠出現在眼前,渠水清澈見底,緩緩流淌。大渠寬、深都在2米左右,渠岸都是石板砌的,水泥勾縫。李清豪指著上游遠處的山巒說:“再往前走兩三公里,就是湖北界。”

胡俊奇說:“那地方屬丹江口市習家店鎮稻田坪村。當年就是從那里的鄧家河山泉閘河筑壩引水過來的。”

1957年9月,為解決當地飲水難、澆地難,包括胡家臺在內的土地嶺村人開始籌劃修建英雄渠。據1990年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淅川縣志》記載,開工時間是1958年1月初,淅川縣委、縣政府調動盛灣鎮、老城鎮、滔河鄉的數萬群眾參戰。

說起修建英雄渠的事兒,李清豪“門兒清”。他當時還在上小學,但他父親、叔叔都參加過閘壩、修渠,他還往工地上送過飯。一開始,靠簡易水平儀測量,靠木撬杠施工。靠自制土炸藥爆破取石,拿紙媒兒做導火索,工具簡陋,條件艱苦。1958年7月,帶隊參加過丹江口大壩建設的副縣長趙善元騎著馬看了工地后,從縣里調撥了炸藥和導火索、雷管,還調撥了錘子、鋼釬。

修建英雄渠,經歷了千難萬險,逢山開路,遇崖爆破。李清豪隨口吟了一段順口溜:“經過了三崖九溝十八坡(即韭菜崖、橡籽崖、白鵝崖、長溝、石板溝、牛圈溝、大垱溝、小垱溝、李火溝、直望溝、后溝等),前面還有個大尖坡,全長二十八里多!”

李清豪說,英雄渠1959年3月建成通水,全長26.5公里(其中主干渠長16公里),惠及土地嶺村、瓦屋場村、衡營村4000余人,解決了飲水和灌溉問題,還建了3個發電站。但很快,石板砌、泥巴糊的渠岸就開始漏水。1966年前后,村里組織人整修,燒石灰勾縫。1983年,石灰老化,購買了水泥整澆。2007年,局部又做了維修,一直使用到現在。

村民還講了一段英雄渠和紅旗渠的淵源故事。1958年秋,林縣(今林州市)四大班子領導帶著各公社、大隊干部和群眾代表來土地嶺取經,幾百人站滿了胡家臺的打麥場。

胡家臺的英雄渠,雖不如紅旗渠那般出名,也是當年造福一方的地方性大工程,它的身上,有著紅色年代的深深痕跡。

圖①②③吳元成攝

正文已結束,您可以按alt+4進行評論